•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
    
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

      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      杜甫再世 如何写诗

      海口作文网 http://www.3466383.com  时间:2018-05-28 22:51

      流动的历史、变动的现实无时不在提醒我们,拿出这一时代的文学创造来!捕捉时代,书写时代,而且将这种书写提升到正大之境界,这是杜甫?#30446;?#36149;,也是今天诗歌创作值得汲取的经验

      诗歌的时代性是一个问题。所谓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,除了有对唐诗、宋词、元杂剧、明清小说等文学外在?#38382;?#26356;替的关注,更重要的是对文学内在规定性的理解,那就是,新一时代的文学,不但不能是对旧一时代文学?#38382;?#30340;“抄袭?#20445;?#32780;且也不能是思想内容上的抄袭。文学的历史惯性必须适应新鲜生动的现实,文学内在的稳定性必须适应文学外部的变化,也就是文学要积极适应时代。

      在?#40092;?#21644;表达时代性上,当代新诗有不少成功之作,但是一些无视时代、回避时代的诗歌写作也需要警惕。现如今,找一首赞美乡野的诗容易,找一首深入刻画城市品格的诗歌则难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古典意义上的田园时代已经远去,但仍以茂?#20013;?#31481;、古道西风、枯藤?#40092;?#30340;?#38382;劍?#39037;固地停留在诗歌书写?#23567;?#20986;现在编辑案头、印刷在雪?#23383;?#38754;上的,依然不乏超历史、超现实的田园想象、隐士趣味、牧歌腔调,依然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,王维?#30446;?#23665;新雨,戴望舒的丁香女子,海子的太阳、麦地、大海、姐妹。这些诗作或许有它们文学上的存在空间,但若一概如此、一味如此,新诗创作将误入歧途。诗歌退入历史、退入自然、退入身体的风气曾一度流行,浅薄地附庸风雅、热?#36896;?#32768;小?#26159;?#35843;、一味迷恋身体书写的诗作并不鲜见。由于无法或无力呈现时代感,便争相躲到敷着现代性面膜的复古主义或?#38382;?#20027;义之后,这种诗歌妆容与我们的时代还有何联系?

      诗歌脱节于时代这一病症,倒让我一次次怀念起杜甫来。如果出这么一个选题:以回家探亲为主要情节,写一个关于战争与和平、个人与国家为主题的作品,其中要有时代背景、历史事件、人物形象、山川地?#30149;?#39118;物景观、战场场面、难民状况、妻离子散、儿女情长、家国情怀、人道主义等诸多元素,不超过七百字。能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?这个看上去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却被杜甫完成了。作为其诗歌艺术集大成之作的《北征》,正是这样一个经典作品。杜甫之所以为“诗史?#34180;?#35799;圣?#20445;?#23601;在于他从来都是直面时代,捕捉时代,主动吸纳,吞吐自如,对于时代,他的诗作有着非凡的容纳力和卓越的表现力。如果杜甫活着,阿里巴巴、小?#21331;?#25216;这些时代新声可能早就入诗了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在直面时代、捕捉时代的时候,杜甫始终保持其“正大?#34180;R都?#33721;说杜甫胜在“博大、均衡与正常?#20445;?#21338;大指他在诗歌体式上的“汲取之博?#20445;?#22343;衡与正常则指杜甫有一种“健全之才性?#20445;?#19981;仅在诗歌的体式、内容与风格方面集大成,在修养与人格方面也?#20889;?#22659;界。如论者萧涤非所言,杜甫的感情“不但是真实的,而且是重大的?#20445;?#26377;分量,有巨大内容,和人民的感情息息相通。博大、均衡、正常、健全、重大感情,我将这几个方面统称为“正大?#34180;!?#27491;”是就其方向而言,与偏激、?#20540;?#31163;奇、费解之情感倾向相区别,不会刻意?#38750;?#19968;种与众不同的?#20540;?#31163;奇,怪力乱神;“大”是就其含量而言,举凡民族兴亡、战争和平、边关安危、民众离乱、人生成败、官场得失、骨肉亲情、日常生活,这些从大到小的事宜,一概?#20381;?#35799;?#23567;?#35799;可以微小、细小,但不能狭小、渺小;诗可以重大、宏大,但不能空大、疏大。杜甫写鹰,写马,写鱼,写桃,写古柏,写新松,都将他自己的感情带入。同时,无论多小,他的视野中总有宇宙,有家国,有黎民百姓,这些思想感情根深蒂固地长在他的心中,造就了他诗歌的正大之气。

      面对今日一些诗歌的“化妆术?#20445;?#26460;甫的正大恰是一面明亮的镜?#21360;?#23427;证明了时代书写和个人抒怀并不矛盾,载道与言志并不抵触。“致君尧舜上?#34180;?#34429;乏谏诤姿,?#24535;?#26377;遗失?#20445;?#26460;甫的诗自然属于载道,但无论是关注现实时事,还是同情?#24230;?#24213;层,都非故意为之或随意拔高,而是他的思想感情自然而然的一部分。他表明,优秀的载道是一种政治情怀,不仅不会干扰言志,而?#19968;?#20016;富、拓展言志的视野。从实践的角度来看,载道的难度要?#23545;?#22823;于言志的难度,因为它要求思想更丰富,视野更开阔,思考和关心的问题更复杂,面对和处理的经验也更深广。毕竟,处理一个时代的复?#26377;?#29702;远?#21364;?#29702;一己之感受要困难得多。

      田园牧歌的古典趣味固然让我们留恋和回望,但流动的历史、变动的现实无时不在提醒着我们的新诗:拿出这一时代的文学创造来!捕捉时代,书写时代,而且将这种书写提升到正大之境界,这是杜甫?#30446;?#36149;,也是今天诗歌创作值得汲取的经验。

      海口作文网 http://www.3466383.com [来源: 人民日报] [作者:师力斌] [编辑:余冰月] 
      ?
  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?#23435;?#21338;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

      网友回帖

      大家来乐一乐

     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     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      琼ICP备05001198
      今晚排列5开奖号码
    1.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  
      
  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

      1.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