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
    
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

        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须知

      重访凉风尖

      海口作文网 http://www.3466383.com  时间:2018-01-14 14:57

        文/朱正琳

        凉风尖是我妻子1969年作为知青“插队落户”的村落,地处贵州省湄潭县抄乐乡境内。当年从贵阳出发,先乘火车到遵义,行程160公里;再转乘长途汽车到湄潭,行程74公里;然后步行到当时的抄乐公社所在地落花屯,行程16公里;从落花屯到凉风尖还剩约四五公里的山间小路,一路攀爬登顶,就到了我妻子与几位同学组成的那个知青户。

        湄潭地区素?#23567;?#20113;贵小江南”之称,在贵州境内是富庶之乡。当年把湄潭划为贵阳女中的一个“安置点”,明显是对女中学生的一种照顾。与之配套出台的还有一个照顾性质的政策:女中学生可与外校男生自由组合成户,并落户于女中的安置点,原则上是一个带一个。我妻子所在的那个知青户,就是由三名女中高三学生“带”了三名九中高三男生组成。九中那三位男生中有我一哥们,所以我也就成?#22235;?#20010;知青户的常客。像我这样的常客还有另外两位。我们仨都是已然辍学的“社会青年”,一无所有,但有的是时间,所以渐渐地就从“常客”变成了常驻人员。同吃同住同?#25237;?#20498;?#36335;?#37027;个知青户本来就是个九口之家! 生产队似乎也从来不数人头,来的就是知青,出工就给工分,最后全给记在那个知青户的账上。

        说是一个“生产队”,其实当时凉风尖总共只有三户人家十来口人,壮劳力只有吴氏兄弟二人,其余均为妇?#20303;?#37027;倒也并没有太让我们惊讶。湄潭县在“三年困难时期”是全省闻名的“重灾区”,我们都早有耳闻。那三户人家都是与吴姓有关的亲戚。把?#32422;?#30340;房子腾出一半来给我们住的,是一位年龄约五十上下的妇女。家里没有男人,她独自带着两个女儿过活。我们 (至少是我) 没闹清她究竟是吴家女儿还是吴家媳妇,只是估摸着年龄径直地尊称她为婆婆。这位婆婆?#23433;?#22810;,也很少见她出门。据她?#32422;?#35828;,她至少有二十年没进过湄潭县城了。忽然从贵阳城来了一帮似乎不知愁苦的少男少女,笑声不断、歌声不断,她却好像丝毫未受惊扰,日子依旧过得像山一般沉静。记忆中她时常坐在院子的一角默默地注?#24188;?#25105;们。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,但那善意却是写在?#25104;?#30340;。

        这帮少男少女其实也并非不知愁苦,只是?#31181;?#19981;住青春带给生命的欢乐而已。而且,当所有自主的筹划都被?#22659;?#21462;消归零,生活也就被完全交付给了“命运”,要愁也真不知从何愁起! 那光景,我后来曾有点文艺腔地形容为“在时光中漂泊”。如此“漂泊”不到两年时间,机会来了,全国各地都出现了首次“知青倒流城?#23567;?#28526;,陆续听到有知青把户口“办回城了”的消息。我们这个知青户的一户六口,又开始有了“自主的筹划”,斗胆要想改变?#32422;?#30340;命运而且竟然全都成功了。先是在湄潭县城拿到户口迁移证,各自攥在手里,人称“荷包户口”。回到贵阳再各显神通“上户口”,历时一年两年三年不?#21462;?#37027;当然是一件使尽了浑身解数的事,只?#36824;?#24180;深日久时过境迁,那些解数已不足与今人道了。

        六个人的“荷包户口”?#23478;?#21040;手之后,凉风尖知青户的全数人马 (包括我们几个常客) 特地回到凉风尖告别。婆婆说话了:“凉风尖从来就没有这样热闹过。你们走了,这山里又要冷清了。”我们当即?#25856;?#26086;旦地回应说:“我们还会回来看你们的!”婆婆却摇摇头,说:“你们这一走,就不会再来了。”那一别?#20004;?#24050;四十八年,我们果然没再回去过。当然,这四十八年确实也发生了太多的事!

        此番应朋友之邀到湄潭一茶园小住两日,妻子和我也都没有想过要重访凉风尖。不是不想,是不相信能够成行。结伴而行的四对夫妇,年龄都在七十上下,单是那四五公里的山路就足以让我们望而却步。按我们的想法,能到湄潭县城就已经算是“故地重游”了。

        没想到我们落脚的茶园是在兴隆镇,而兴隆镇是我们当年来来回回的必经之地,离落花屯仅有6公里路!妻子?#34892;?#24515;动,于是试探地问同行者:“我们可不可以绕道到落花屯去看一眼?”同伴们欣然同意。10?#31181;?#19968;班的公交车,很快就到了抄乐镇,也即当年的落花屯。妻子和我的本意是在镇上逛?#36824;洌?#25214;个熟悉的地点拍个照留个影,即已不虚此行了。

        没想到同行的朋友中有一位执拗的热心人,他的态度让我们觉得,既然?#23478;?#21040;了落花屯,不去凉风尖简直就形同犯罪。我们提出山路不好走的顾虑,他一口就把我们堵了回去:“你们怎么知道那里现在还没有通汽?#30340;兀俊?#25105;们于是开始沿?#25191;?#21548;,但问了好几家店铺,都是连凉风尖的名字也没听?#20498;?#21518;来我们发觉,在这镇上做营生的年轻人,很多也都像是外地人,看来得找年长一点的人问?#30465;?/p>

        没想到我们碰到的第一个年长者,竟然就是凉风尖吴家的亲家!

        接下来的没想到更是接踵而至:没想到凉风尖果然已通了汽车路;没想到那幢老房子?#20004;?#36824;在,并且还住着那位婆婆的家人;没想到那位婆婆前年才去世,我们倒是晚来了一步;没想到吴家一子弟立马答应开车来接我们……那位“亲家”用?#21482;?#24456;快就把我们的凉风尖之行安排就绪了。

        开车来接我们的吴家子弟一见面就自报是1971年生人,说:“你们在这里的那会儿,我还没出生呢!”山路并不特别好走。前半段是水泥路,后半段是砂石路,作为汽车道,堪称羊肠小道。弯弯绕绕的,一路上也见不到昔日眼熟的任何标记。所以,我还是?#34892;?#23558;信将疑,担心是那位“亲家”错把“这?#23601;貳?#24403;成了“那鸭头”。直到车停下,我们步行爬上最后几十米山坡,那幢?#26223;?#22681;青瓦顶的老房子和那个向着对面山岗开放的院子出现在我们眼前,我才终于相信,我们的凉风尖之行已然成行。妻子立马激动起来,拉?#29228;从?#30340;女主人?#36884;?#30452;地冲进当年女生住的房间,说是要看看那屋里的地板。在她的记忆中,那地板“好得很!”地板还是原来的地板,只是也苍老了许多。那间屋如今是主人家的卧室,但?#34892;?#32769;家具还在。拍了一张照在微信上发出去,当即收到当年同住一屋的同学回复:“我还认得那个米柜!”

        男女主人早已准备好茶水候在院子里,显然是已经接到过电话。女主人就是那位婆婆的大女儿,今年69?#36749;?#30007;主人是其丈夫,今年70?#36749;?#20004;位年龄与我们相?#36335;穡?#37117;比当年婆婆的年龄要老近20岁! 远近几位邻里也被惊动了,站在院子里围观。有人指指其中一位妇女介绍说:“这就是细的那个娃。”应该是婆婆的小女儿,自报已63?#36749;?#20854;他几位围观的男男女女,看年龄也都是当年的小男孩小女孩。一个个笑眯眯地、七嘴八舌地在回忆我们当年的行状:“油炸包谷粑炸了一大簸箕,放在院子里给来往的人随便吃。”“下田摸田螺,没带袋子,把长裤脱下来绑住裤腿做袋子。”“一到晚上,就坐在院子的石台阶上唱歌,一首接一首。”……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旧日时光。

        女主人殷勤待客。一会儿从?#32422;?#22320;里抱来一个西瓜,一会儿又从?#32422;?#26641;上摘来一筐梨子。这边还在吃着,她那边又?#37027;?#20934;备好了让我们带走的干豇豆、渣辣椒,都是当年她母亲爱做我们爱吃的?#31216;貳?#24847;犹未尽,她还几次三番地拉着我妻子的手说:“你不要急着走嘛,耍几天再去,到时候我送你嘛!”有邻居在一旁补了一句:“她家里有人开车。”见留不住,她又说了:“那就?#33322;?#26469;住几天,来吃杀猪酒?”那份恳切溢于?#21592;恚?#25105;觉不像是客套。妻子后来也跟我说:?#23433;?#30693;道为什么,我就是觉得跟她?#20303;!?/p>

        当初的两位青春少女,如今的两位白发老妇人! 看着她俩,我不由心生感慨。年华似水,岁月如歌,人生若梦……一时间想得起来的成语全都?#21487;?#24515;头,却仍觉词不达意。后来说起,妻子也有同?#23567;?#22899;主人其实也不时地发着感慨,只是被她浓缩成了两个字:“稀痕!”“痕”字是我根据她的发音揣摩写出的。我总觉得,她这个“稀痕”比我们常说的稀罕要多出一些甚或多出许多意味。

        告别时有同伴无意间夸赞地里的南瓜长得好,女主人又麻利地跑到地里摘了一个大南瓜来,硬塞在我们怀里。抱着南瓜走出?#26174;叮?#22238;头还能看见他们夫妇俩在路口站着的身影。忽然?#20174;?#24819;起了另一个身影,那就是48年前坐在院子一角的婆婆。如果当时我们问她在想什么,她会不会也只回答两个字:“稀痕!”

      海口作文网 http://www.3466383.com [来源: 文汇报] [作者:朱正琳] [编辑?#21644;?#24605;畅] 
      ?

      网友回帖


     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     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
      琼ICP备05001198
      今晚排列5开奖号码
    1.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  
      
  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

      1. <div id="mwvzb"><ol id="mwvzb"></ol></div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<div id="mwvzb"></div>